鹿特丹惨败警醒中国女队 跳马陷困境高低杠沉寂

  • 时间:
  • 浏览:47

  搜狐体育讯 北京时间10月24日,第42届世界体操锦标赛结束了所有项目的争夺,成功落下帷幕。奥运冠军身份出战的中国女队却迎来了无金的尴尬。中国队失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更应该深刻审视自身的问题,中国队需要一次失败来反省,同样需要伦敦的成功来证明自己的实力。

  本次中国女队是以奥运冠军的身份征战世锦赛,也是没有程菲在腿部项目支援之后,去争夺女团金牌,但是事实很残酷的告诉我们,严重偏科的队伍注定难以在团体上有所作为。没有程菲的中国队再一次回到九十年代初的状况,这支擅长高低杠和平衡木强队在本次比赛中尝到了苦果。

  相对于胜利,也许失败会来得更深刻一些,中国队在每次胜利之后都会经历一次惨败,男队如此,女队亦如此,中国队似乎只有在失败面前才能真正反省自己的问题,才能实在的去解决问题。跳马和自由操偏弱是中国队必须正视自己的现状,不能依赖程菲也是必须接受的事实,中国队需要一次失败来反省,同样需要伦敦的成功来证明自己的实力。

  程菲之后跳马陷困境

  跳马项目是中国女队历史上最差的一个项目,只有在2005年程菲出现之后,一举拿下世锦赛三连冠才有了短暂的辉煌,程菲的辉煌带动了中国体操女队整体实力的进步,也应该打破中国人腿部力量差,跳马出不了好成绩的自欺欺人的论调,程菲不是个案,和我们同为亚洲人的朝鲜队,这些年源源不断的涌现出实力超群的跳马好手。但是程菲总会退役,不管她什么时候退役,她总有退役的那一天,总有状态变差的那一天,这一天已经在2008年奥运会之后到来,但是遗憾的是下一个程菲我们没有看到。

  跳马项目在新规则下有较大的转变,其中最大的一个就是,在团体决赛和个人全能决赛中,选手只需要跳一跳,只有在决赛中需要跳两跳。这样有些选手可能有高难度的一跳,但是没有高难度的第二跳,可以说跳马项目竞争的激烈程度已经降低了不少。

  从跳马单项来说,程菲的跳马三连冠应该能够激励一些国内选手在跳马项目上多下功夫,也许有一些选手在跳马单项上具备了较高的水平,但是其他项目较差,不能入围世锦赛的阵容,但是这种情况在任何一支强队都会出现。也许我们不能奢望,程菲之后,马上就有另一个能够比肩程菲的选手马上出现,但是至少我们希望看到,程菲带动了整个项目的向前发展,会有一些选手更多的联系跳马项目,首先是争取进决赛,然后争取取得好一点的名次,继而再像奖牌甚至金牌发起冲击。黄秋爽参加了跳马的资格赛,遗憾的排在第十位没能入围决赛,但是她难度为5.2分的第二跳,想入围决赛,原本就需要看别人的脸色。可以说,尽管我们看到了中国队在跳马单项上的努力,但是至少效果不那么令人满意。

  在团体上,跳马是中国队输的最多的一个项目,中国队无论在难度分还是在完成质量上都要逊色欧美强队,就连杨伊琳入围此次世锦赛,很大意义上也是为了保证跳马项目不被拉分太多,程菲在跳马项目上的贡献除了成绩之外,还有就是技术的贡献,中国队在跳马上的进步也是有目共睹,只是水涨船高,现在别人进步的更快,中国队也必须拿出更好的成绩出来,否则局面将更加被动。

  高低杠优势被缩小

  高低杠是本次比赛中国队比的最不好的项目,在团体决赛中出现了两人次的失误

  ,在单项决赛中,资格赛排名第一和第二的选手也分别出现失误,凭借高低杠优势在奥运会上力克美国队的中国女队在自己的最强项上遭遇了滑铁卢,可谓成也萧何败萧何。其实本次高低杠失败也有因可考,由于跳马和自由操项目的弱势,中国队团体夺冠必须依靠高低杠拉开优势,这一点从教练到队员心理都非常清楚,可以说高低杠比好,就成功了一半,在这样的高压之下,失败在所难免。

  在团体决赛中,中国队的高低杠却比的非常不好,接连两位选手出现了失误,这直接导致中国队退出了冠军的争夺,而在单项决赛中,排名第一和第二的选手全部失败,几乎创造了中国队高低杠最差局面。也许这里面有偶然的因素存在,但是偶然之中依旧有必然,这其中深层次的原因,需要好好总结。

  从比赛中来看,中国队高低杠的优势不仅仅是个人优势,而是整体优势。在决赛出场的三位中国选手中,何可欣一套动作中有四个空翻动作,黄秋爽则成套中有五个E组转体动作,其中还有一个是以她自己的名字命名的,江钰源成套有三个空翻动作,空翻和转体都非常出色。但是从今年的比赛可以看出,中国队队的优势被逐渐的缩小,俄罗斯队凭借着高难空翻和换杠动作的升级,同样具备了很强的实力。

  中国队目前在自己擅长的已有的长半径动作上已经使用的很频繁,可以说上升空间非常滴,如果中国队的高低杠想要再进步一点,就必须依靠空翻和其他动作的创新。而到了明年,俄罗斯队要更加接近或者达到甚至是超过中国队那也是极有可能的事情,因此,中国队一定不能满足现有的优势,必须走出一条创新之路。

  平衡木需增强稳定性

  平衡木是中国队的强项,但是在世锦赛名单确定之后,却出现了第三人难选的局面,我们拥有实力强劲的第一人和第二人,但是第三人的人选却不那么好选,如果选了可以做第三人的吴柳芳,那么跳马的厚度则无法保证。从一开始平衡木就陷入一种被动的局面,其实中国队的其他选手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差,而是,中国队需要在平衡木上拉分,因此一个高水平的第三人才令中国队如此的迫切。

  事实上,被作为第三人的江钰源在平衡木上的表现是非常出色的,她甚至拿到了团体的平衡木的最高分,只是眭禄平衡木上的失误彻底击碎了中国队团体夺金的希望。本次世锦赛,中国队带了两个冲金选手,一个是卫冕冠军邓琳琳,一个是全国冠军眭禄,其中眭禄在平衡木上还有独创动作,应该说,在平衡木项目上中国队来势汹汹。但是眭禄在资格赛就丢掉了决赛资格,而带伤上场的邓琳琳,即便出色完成,依旧不敌状态更好的波格拉斯获得了银牌。

  中国队的平衡木在国内还有非常多的强手,这些年她们也在不断的提高整体的动作成套,希望加入更男更新颖的连接来获得更好竞争力,但是稳定性依旧是中国平衡木选手的致命伤,中国队的平衡木选手如果不能摆脱临场比赛弱的问题,将成为在平衡木赛场上留下遗憾最多的队伍。

  自由操难度太低缺少竞争力

  中国队在本次自由操的比赛中发挥的中规中矩,没有非常出彩的表现,但是也没有非常严重的错误,中国队此次有一个很大的收获就是,何可欣的自由操受到了极大的好评。何可欣在受伤之后,自由操的难度一直搁浅,在今年的世锦赛上,她只有资格赛团体比赛的任务,并决赛和单项的目标,因此她在资格赛中完成了一套难度并不高的自由操,获得了裁判的一致认可。

  何可欣的自由操,除了力量相对出色之外,在表现力上非常突出,十年前被一直诟病的中国体操选手的表现力经过这些年的努力,已经发生了很大的转变,而这个转变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成套编舞的出色和选手舞蹈功底的加强,而真正能够有感染力的自由操成套,除了庞盼盼,可能就是何可欣了,所以,中国队选手在经过了外表装饰了表现之后,关于表现力内涵的培养也应该得到更大的培养。

  自由操上另外一个不说的问题就是黄秋爽的自由操,优点很多

  ,暂且不谈,但是一个问题是值得重视的,从黄秋爽去年频繁比赛以来,第一串空翻出界的频率已经超过了不出界的频率,尤其在今年的比赛中,几乎场场出界,这已经告别了偶然现象的范畴,但是没有得到重视和解决,最终黄秋爽在全能决赛中跳出界外,跳丢了铜牌。

  从整体来看,中国队的自由操依旧偏弱,高难度的空翻和转体并没有被大量的用于选手的成套,诚然有些事策略之选,但是有些则是回避高难度动作,但是无论如何,两年后在用这样的自由操成套出场,显然是不合时宜的。

  女子全能突破创造历史

  江钰源的全能突破振奋人心,这也是本次中国女队的唯一好消息,这从铜牌到银牌的进步,中国人花了十年才得到,可以说含金量非常高。

  参加全能的两位中国姑娘在比赛中发挥了较好的水平,四项全部成功,没有留下遗憾,中国女选手的全能水平,在不断的进步,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

  ,但是这里面同样有危机。为中国队获得突破时19岁的江钰源,可以算是老将,而正处于上升阶段的黄秋爽却状态一年不如一年,饱受伤病困扰的江钰源,大伤初愈就为中国队取得了突破,而正在当打之年的黄秋爽却逐渐找不到状态,和去年相比,她在平衡木和自由操上的难度就降低了0.6分之多。

  幸运的是一直受伤的江钰源在今年恢复了状态,如果没有这位老将的出战,中国队连两名像样的全能选手都有可能派不出来,因此,中国队在93年到94年这两年间选手的断档,也是一个非常突出的问题,为了备战奥运会,中国队在更加适龄的95和96年的小将上下了更多的功夫,相对于不太容易出成绩的93-94年的小选手的培养却被忽视,这一点是需要改善的,现在再延长运动员的寿命上有了很多经验,相信延长这类型运动员状态也有很多经验可以借鉴。(搜狐体育

  Lynn)